KarRoy_MatsumotoSho

农坤是真的

【J禁 JS】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最终章)

💜❤

一个槑子的小宇宙:

——————本章小剧场——————


樱:都大半年了,求个婚都没求成。


J: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樱:拖延症一番嫌い。


J:正解。


画面背景:某个人的土下座


——————剧场完——————




 




警告:本章剧情高度洒狗血+玛丽苏,请做好心理准备再继续


——————————————————————————————




这一切都发展得有点不太对劲儿。




樱井翔自认没有相叶雅纪那样准到通灵的第六感,但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今天棚内的气氛让自己心里那根多年不见的天线“biu—”地一下输了起来。




如通常一样打了个招呼,樱井翔把身上的大包卸下来,两只大眼睛飞速地滴溜溜一转,开始观察现在的情况。




对于staff们来说,今天岚的乐屋跟往常是完全一样的——




二宫和也先生在打游戏,相叶雅纪先生在看少年jump,大野智先生在看手机——估计是最近的潮汛信息,松本润先生在iPad上check一些东西,估计又是演唱会的相关事宜了吧,真是厉害呢;估计一会儿樱井翔先生看完报纸也会加入进去吧?都已经习惯在开会的时候这两个人全神贯注地不断发表意见了。




樱井翔默默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抖开报纸,心里有些犯嘀咕:难道最近重新开始减肥减出幻觉了?明明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今正处于改版时期的交岚在努力摸索新的风格,staff和五人都很努力。




不过对于已经出道15年的五个人来说,节目的录制已经非常驾轻就熟了。并且由于今天是团番的录制,结束之后大家都没有什么个人工作了。毕竟是15周年,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又多了起来,对于五个人来说也都是很开心的。




“翔酱,去喝一杯吧,好久没有五个人一起吃饭了。”相叶雅纪挂上灿烂的笑容:“去我家怎么样,今天父亲母亲特批哦,我们几个可以包场~”




“诶,真的?”一向不怎么参与发言的大野智今天兴致也异常地高,“我现在超想吃中餐的。”




“是吧!最近我爸开发出了好多新菜谱,一定要去试试看!”




“真的吗?我们四个这样过去会不会太打扰了——”




“不会哦,今天是父亲专门让我请大家去吃饭的呢,说要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照顾【wink~”




“诶,相叶爸爸赛高!!!”




天然两个开心地扑到一起。




“我无所谓啊,只要不让我付钱就好。”二宫和也头也不抬,装作没看见那个生硬的wink的样子。




明明是一副已经收拾好了要去婆家的样子,偏偏还说得这么傲娇。


↑来自樱井翔无论如何也不敢出口的吐槽↑ 




糟糕,这样不可能不去的吧……




樱井翔捂着自己的包,一边对着member笑出标准的仓鼠牙,一边仿佛有些胃痛地想。




这很明显已经不是自己错觉的其他几个人串通好的不对劲儿了。




“那翔桑,收拾好了的话我们就走吧。”松本润自然地拎包起身,冲自己旁边不断轱辘轱辘转着眼睛不知道在乱想什么的樱井翔自然地打着招呼。




“=口=什么情况这是?!”




居然连发表抗议的机会都没有。




几乎是在松本润“一声令下”之后就直接被竹马架着往前走的樱井翔在自己心里默默点了根蜡烛。




还好意思说别人是死傲娇,明明自己才是最严重的那个好吗?!




顺手把安全带扣紧,很想揍某个人一顿的二宫和也一爪子掐上樱井翔因为别扭而微微嘟起来的脸颊:“翔桑,好不容易五个人一起吃顿饭,干嘛要这幅样子啦,明明之后都没有安排的不是吗?”




“所以靴泥萌都提闲嗡过马内甲桑,都极化壕了的系不系?”樱井翔努力在对方的蹂躏下,用只有二宫和也能听到的小音量保持着口齿清晰。




二宫和也继续掐着手里肉感很好的腮帮子,闪着精光的眼睛恨铁不成钢地还在犯别扭的某人,“不管脑子里猜到了什么都给我乖一点知不知道。”音量也是低得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




“支道惹,快点送手,好痛嗷。”樱井翔委屈地睁着仓鼠眼口齿不清地控诉,这下声音大到前面的松本润和相叶雅纪和旁边坐着好像已经睡着了的大野智都听到了。




“啊翔酱好可爱,我也想捏!”相叶雅纪开心地看着后视镜里樱井翔苦恼地揉着脸的样子,“翔酱下车之后给我也捏一下好不好?”




“不行——”这是翔酱只能我来欺负的二宫和也。




“雅纪,专心开车——”这是幽幽醒来后看着两边车流量对驾驶员的tension表示很担心的大野智。




“啊嗷——算了翔酱当我没说。”这是驾驶员被副驾驶暴击之后智商上线的相叶雅纪。




樱井翔嘟着嘴抬眼看了一圈member们,自暴自弃一般地闭上眼睛往后一躺,睡觉。




怕什么,不就是当着大家的面儿复合吗,搞得好像谁会拒绝一样。




非要搞得跟绑架一样,又不是去上刀山下火海,商量一下自己也不会不去的嘛。




到了地方樱井翔才知道自己too young to naive。




这是要岚集体出柜的节奏吗?!!!




在风中忧伤落单地大野智表示不要忽视我这个直男啊喂。




视力极好的樱井翔看着自己的父母弟妹和其他四个member家里也都全体到齐的父母兄弟姐妹们,顿时僵住了脚步。被二宫和也在后面狠狠戳了一把后只能继续下车往前走。




“快点进去啦,不然被人在这里发现很危险啦。”二宫和也的小尖嗓在催促着。




知道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樱井翔斜睨了一下松本润,发现对方也是紧绷着脸一言不发,顿时得到了什么信心一般迈开大步往前走去,嘴角也多了几分笑意。




竹马见状赶紧推着手里已经拿出小盒子的松本润往前走。




开玩笑,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任何岔子。




樱井翔先是走到了调皮地冲自己挤眉弄眼的弟弟妹妹前面,想张嘴说些什么但又放弃了。只能伸手揉了揉两个已经长大的小P孩的头毛,和两个有些激动地冲自己比划着加油和要幸福啊的孩子狠狠搂做一团。




“父亲,母亲。”被弟弟妹妹推到父母面前的樱井翔有些局促。在自宅的小书房里是怎么跪都可以啦——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儿就还是有些……一向不惧怕樱井俊先生“恶势力”的熊孩子罕见地踟蹰了。




“翔,就去追逐自己的想要的吧。”果然还是樱井阳子率先发话,顺手扯扯还在傲娇中的樱井家大先生一把。




樱井俊几乎是微不可见地点点头,眼神三分复杂七分释然。樱井翔知道,这是自家父亲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这边松本一家的也非常紧张,虽然画风有些不对。松本家的女士们不断给自家幺子打着气:“小润加油,这次一定要一鼓作气拿下翔桑,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松本润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家比自己还着急的父母,本来不禁张(才怪)的心情被搞得更加紧张了。




“那个……”




大野智敬佩地看着视死如归地一步跨到松本润身边打破全场沉默相叶雅纪,果然敢于拯救这种尴尬气氛的也只有雅纪这样勇士了_(:з」∠)_




二宫和也看着自家强出头但接下来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相方,认命挪到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正紧张地眼神乱瞟的松本润的樱井翔身后——




推。




这厢瞄见二宫和也小动作的相叶雅纪也心领神会地直接大力一拽——




好了,现在被清场干净的桂花楼大厅中央就只剩下纠纠缠缠了五年的小情侣一对。




大家一瞬间又沉默下来。




“说呀,快说呀。”这是松本姐姐在自家弟弟的后面的小声鼓劲儿。




松本润着迷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望着自己的男人。




卸妆之后的樱井翔少了几分凌厉。




樱井翔刚刚剪过的浓密黑发轻轻软软地帖伏在头皮上,刘海也没有了定型后刻意set出的角度,清爽的样子好像回到了大学的时光。




他是这样强大,自信,而温柔。




而他以后的人生,将与我不分彼此。




樱井翔清澈的眼睛里此刻只有松本润缓缓走到自己面前,单膝下跪的身影。




“1996年,13岁的我进入J家,从而认识了身为前辈的你。”




樱井翔想起当年那个软软嫩嫩的小包子,脸上不禁带了几分笑意。




“很快,一边兼顾庆应学业、一边坚持来事务所训练并且毫不服输的你成为了我前进的方向;而在岚结成之后,你更是在我身旁,一直陪伴着我,并成为我不断前进的动力。”




松本润眼神深邃:“我爱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我想,这已经持续了我大半生的时间。”




“呼——”松本姐姐靠着自己的老公,长长地出了口气。这小子,可算是把最关键的一句话说出来了。




松本父母听着已经听过的自家孩子的推心置腹,樱井父母想起十几年前那个小豆丁鼓着脸不服输的样子,眼睛都有些酸酸的。




“我们,虽然认识得很早,但是在一起的时光……”




松本润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怀念当初那段刚刚在一起的甜蜜,“却很短暂。”




“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只有在那短暂的拥有你的时光里,我才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但不够自信的我却把一切都搞砸了,所以我失去了你。”




“翔桑,对不起,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的未来不再有遗憾吗?”




松本润抬头,真诚地看着表情复杂的樱井翔。他的手上,是自己在五年前就开始偷偷准备,自己亲自设计的戒指。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实现与松本润难分难舍地胶着的樱井翔。




“小润——”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光中,樱井翔单膝跪下;


从兜里拿出来的手里,竟也有一枚精致的盒子。




“我曾害怕过一段时间……”




“关于是喜欢,还是爱。”




松本润愣怔了一下,随即舒展了眉头。




他的眼神清清楚楚地告诉着樱井翔,是爱啊。




一直注视着对方目光的樱井翔双颊通红:“很蠢吧,明明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你对我的感情了。但是我还是害怕,那种感情就像是饭对于idol抱有的,无法保证时限的感情一样。”




“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我是一个很理智的人……所以我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挑明这件事。”樱井翔咬咬自己的嘴唇,“在我真的确定了那是爱之后。”




“但是我又很贪心,我知道这种感情对我们来说不可能被所有人所祝福;但至少,我想得到最重要的人的理解和支持。”樱井翔看看周围一大群激动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亲友们点点头,“但是我却选择了最愚蠢的做法,我甚至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最真实的想法,才、才发生了那些事情,让你这两年过得这么痛苦。”




“如果要说对不起,我也有份。”




“松本润,对不起;”




“松本润,我爱你。”




“也许没有你爱我的时间长,但是分量却一定不比你少。”




说完,樱井翔打开盒子,里面是刻着两人姓名的相互缠绕着无法分离的藤蔓项链。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率先起的头,大厅里面响起了一片掌声。




眼神难分难舍地交错着的两人这才慌里慌张地给对方戴上自己准备好的信物,满脸通红地站起身。




“KISS!KISS!KISS!”相叶雅纪兴奋地开始乱蹦。




“KISS!KISS!KISS!”大厅里面所有的人都被感染了,也有节奏地喊着。




“什么吗,搞得跟在今天结婚了一样。”这才回过来劲儿的樱井翔嘟着嘴,有点儿想跑。




但是旁边紧紧拉着他手的松本·樱井翔终身男人·润却难得放得开,一个不注意就掰着樱井翔小巧的下巴把嘴巴凑了上去。




“嗷嗷嗷嗷哦啊哦啊!!!”屋子里顿时一片群魔乱舞。




“好了。”樱井翔掐了一把松本润腰上的软肉,警告舌头越来越过分的对方赶紧停下。




松本润不舍地在樱井翔丰润的唇上轻啄一口,才放开了已经有点羞涩的对方。




“哎呀哎呀,这真是太好了。”心直口快的相叶爸爸挥舞着手臂,似乎像是在挥舞着一把中华料理专用的勺子,“今天就在我们家吃这一顿团圆饭当庆祝了,大家都聚在一起也不容易。”




几家母亲早就热热闹闹地凑成一堆儿交流了起来,谈话主题主要是关于家里养了一个J家熊孩子的无奈与开心。阳子妈妈更是开心,她一直想见到几位培养出这么多优秀孩子的母亲。




尤其是樱井一家,由于家里每个人工作都忙得不得了的缘故,也只有在演唱会上零零散散地跟其他家人见过几面,像这次这么全的聚会,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虽然樱井俊先生一开始还有点放不开,但是在谈到下棋的问题之后,几个老爷子果然就乐呵呵地凑到一起去了。至于刚刚确定结亲的两家的沟通问题——在其他人把樱井翔“哄”来之前就已经搞定了。




不过现在岚的五人又自个儿凑成了一堆,在少东的带领下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小房间开起了小会。




“没错,是我。”二宫和也在樱井翔圆圆的眼睛瞪向自己的时候非常迅速地承认了:“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们了。”




“你看你们这几年过的,马上岚都15周年了团员的终身大事还没有搞定,这怎么可以呢!”二宫和也一脸义愤填膺的小表情。




“小润现在一边要监督夏威夷演唱会的进度,一边还要筹划digitalian的年末巡回,在全世界飞来飞去地跑,你忍心让他心里还一直不安定下去吗?小润再那样失眠下去身体肯定会扛不住的——他因为你一直在失眠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你明明是最心疼他的那一个,到底一直别扭什么劲儿啊。”




深谙不可以给樱井翔开口机会的二宫和也直接把对方说懵圈了,不给敌人任何反击机会地继续开口:“就像你刚才自己的说的一样,明明是大家一起商量就能办好的事情,非要自己硬扛着,搞得两个人都死去活来的,耽误了多少时间。逞强很好玩吗?不光是你们,岚的每一个人都会难受的。”




旁边的天然一脸认同的狂点头,他们当时真是担心得不得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忙,瞅着日益憔悴的两人揪心得要死也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Nino……其实当时主要还是因为我……”松本润在一旁弱弱地想帮自己的老婆解释。




“我还没说你呢!”二宫和也一个转身瞪着松本润心虚的表情。说着说着,二宫和也因为这小两口憋屈了多年的脾气也有些上来了。




“多不容易,十多年了好不容易把人追到手了,还整些什么幺蛾子?天天那么忙,闲的时候不好好在家呆着,跑出去找什么存在感?跟一帮狐朋狗友喝醉能有什么用,心里面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就说啊,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沟通,知不知道!”




“什么自卑、融入不到翔酱的圈子里面去?他人际关系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很多都是社交需要而已,其实什么都清楚的你就是害怕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分量不够重吧,说出来不就好了?再者说,你自己不也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他多了个大学的朋友圈,你自己开拓出来的艺能届的圈子也不小啊,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因为这种事自卑呢?”




“尤其到最后,还跟一些不熟悉的人夜不归宿,这样多危险你知不知道?要是相叶氏敢这样做我保证我……”




“小和!我肯定不会这样做的,我发誓!”在一旁躺着也中枪的相叶雅纪忙不迭地表忠心。




“也就亏得是翔酱这样的人才能明白你那些花花肠子,没有怀疑过你变心……”




二宫和也说着说着就有些说不下去。这几年两个人都过得太难,但现在总算是把所有的坎儿都迈过去了。




“好了,小和,别说了,现在不是很好吗?”相叶·灭火器·雅纪急忙瞅准时机蹦出来招呼。




“是啊,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没有问题的。”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leader站出来表了态,“毕竟,我们是岚啊。”




“对啊对啊,要卷起世界的暴风雨嘛!”相叶雅纪冲上来笑嘻嘻地说。




“やめろよ,ばか……”这是二宫和也不忍直视相方热情的小尖嗓。




总而言之,誓えるよこの爱を100年先も,笑颜が咲いてますように。




————end————


【Free talk】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终于结束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干笑


这还是我开的第一个中篇呢,估计好多人以为我会就那么坑了吧【x


话说这一篇真的就是我饭上我团&开始写CP文的心境写照。


有很青涩的文笔,很玛丽苏的告白,还有自己小小的一份心意。


现在自己都不好意思从头看一遍去beta一下了,觉得早年文章里那些近乎告白的话很是羞耻。


这篇文的文风【甚至包括黄暴的H】都还挺玛丽苏的……当时写到大概一半的时候就想放弃了,害怕撑不下去。


当时取这个名字是觉得,JS这两个人的感情真是微妙,好多事情都是在对方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做的,悄悄发生的。所以写的时候也尽可能地扣住题去写,不知道能不能写出这种感觉。


包括剧情,这篇是走现实向的【我以后除了短篇肯定是不会再写现实向了】;而我觉得现实中的两位先生,如果真的抱有感情并且遇到什么问题,是会尽己所能地去沟通和解决问题的,所以我只要甜甜甜就好了。但是偏偏写文又要有波折,我就只能一边去制造一些障碍,一边又自己吐槽自己先生们的情商怎么可能那么低被这种障碍挡住blablalba……所以我觉得看这篇文真是一点儿都不用提心吊胆的,真的是毫无悬念会HE的文干笑。


主要的矛盾选成了家庭也是有考量的,感觉两个人彼此之间的问题甚至事务所的方面都好解决,但是家人方面,恐怕是最麻烦的了吧www


这一篇还有两篇特别黄暴的番外不造还有没有人记得,会一起开放下载的。


不嫌弃的话下载戳这里:❤️




【最后声明】


以上剧情均为个人RPS创作,和现实人物毫无关系。无论他们最后为自己选择的最终归宿是谁,我都会继续一生悬命地应援他们,不离不弃。



评论

热度(15)

  1. KarRoy_MatsumotoSho一个槑子的小宇宙 转载了此文字
    💜❤